浙江經濟如何美麗蝶變?“騰籠換鳥”動能轉換不止步
發布日期:2019-05-21 瀏覽次數:

2019-05-21 07:55? |? ?浙江新聞客戶端 記者 劉樂平 夏丹 浙江大學學生 沈雨若 曾羽? |? ?視頻 李震宇 魏志陽 拍友 朱琳爾 設計 勞思雯 編輯 劉偉 王金帥

【編者按】今年是新中國成立70周年,也是浙江日報創刊70周年。70年來,幾代浙報人積極傳播黨的政策主張,記錄時代風云,推動社會進步,守望公平正義,留下許多影響深遠的新聞佳作。在這樣一個時間節點,浙江日報和浙江省新聞工作者協會、浙江大學傳媒與國際文化學院,于4月中旬啟動了“同走新聞路”大型融媒體采訪。連日來,以浙江日報部分新聞佳作為脈絡,由原作者、一線骨干記者和浙大新聞專業學生組成的三代新聞人隊伍,重讀佳作、重返現場,傳承歷史、賦能未來,在實踐中進一步增強腳力、眼力、腦力、筆力。浙江新聞客戶端今天推出系列報道第十三篇《“騰籠換鳥”,動能轉換不止步》。浙江經濟的美麗蝶變是如何發生的?請跟隨三代新聞人一路追尋。?

網絡賭博公司評級|網上真錢賭博評級公司大全|澳門賭博線上攻略大全|99黨報如何用好評論這個武器,發出時代之聲,引領產業轉型,推動社會進步?

2005年4月8日,《浙江日報》頭版刊發編輯部文章《“騰籠換鳥”促發展》, 就是面對要素瓶頸制約下粗放發展難以為繼的現實,推出的一篇重要評論。

彼時,浙江省委提出“騰籠換鳥”,如何把這一發展思路變為統一思想、萬眾一心的綱領,變為真說真干、決戰決勝的行動?在一些干部群眾仍舊莫衷一是時,浙江日報作為省委機關報,敏銳地捕捉到了時代風向之變,在報社編委會部署下,由浙江日報原副總編輯馮衛民指導,經濟新聞部幾位記者采寫的這篇重磅評論,全面系統地闡述了“騰籠換鳥”的發展思路。報道刊發后,迅速在全省產生積極影響,澄清了存在于一些人頭腦中的疑惑,凝聚起了全省上下加快轉變發展方式的精氣神,得到時任省委主要領導充分肯定。

如今三代新聞人循著這篇文章的思想脈絡,尋訪各地,感悟浙江經濟的蛻變。10多年來,浙江持續“騰籠換鳥”,加快新舊動能轉換,促進經濟增長動力、發展路徑、資源配置的“三大轉變”。而今,“騰籠換鳥”的精彩故事還在繼續。

1-1.png

1-2.png

酷似汽車儀表盤的建筑造型,沿著建筑蜿蜒而上的汽車跑道……這里是拱墅區汽車互聯網小鎮萬科汽車互聯網核心產業園·創新體驗中心。

“這塊地,我記得以前是個大倉庫。……”一路走,一路看,當年作者之一的管哲暉不斷向當地人求證。

1-3.png

1-4.png

往事其實并不遙遠。上世紀90年代鼎盛時,拱墅工業產值一度占杭州主城區工業產值的60%。步入新世紀,經濟效益不高、環境容量難以承載等現實問題日益突出。這也是浙江當時面臨的尷尬。2004年,浙江成為全國第四個GDP超萬億元的省份。同年,省統計局發布的一份報告顯示,浙江每創造1億元GDP,需排放28.8萬噸廢水;每創造1億元工業增加值,需排放2.38億標準立方米工業廢氣。

“增長的極限”拷問著這片發展的熱土。

其時,對于中央出臺的宏觀調控政策,我省的有些干部群眾并不十分理解。時任浙江省委書記習近平敏銳地察覺到了這種情緒,他在不同場合形象地提出,我省要堅決貫徹中央政策,“‘騰籠換鳥’促發展”。

2004年年底的浙江省經濟工作會議上,“騰籠換鳥”的發展思路被正式提出。

一開始,許多人并沒有領悟省委提出“騰籠換鳥”的深意。

“當時讀到浙報上這篇評論,感覺不一般,有案例有觀點有分析,站位高,格局大。讀下來有一種說不出的暢快!”如今擔任拱墅智慧網谷小鎮負責人的吳偉回憶,當年這篇文章讓人一下子讀懂了省委的意圖,對推進工作幫助不小。

吳偉見證了拱墅“騰籠換鳥”的歷程:搬遷了500多家工業企業,打造重點產業平臺,培育數字經濟,發展高端服務業……最華麗的轉身要數杭鋼集團。2015年底,建廠59年的杭鋼半山基地全線關停。緊接著,組建了環保集團,實現了從“黑金剛”到“綠巨人”的轉身。不久的將來,杭鋼半山基地將建設成為創新型特色基地。

1-5.png

1-6.png

不破不立,吐故納新。從要素投資驅動向科技創新驅動轉變,正是這一時期浙江經濟轉型的主脈絡,而信息經濟的崛起正是“騰籠換鳥”的最佳寫照。

走內生增長為支撐的發展之路,濱江誕生了一條比較完整的網絡信息產業鏈,走出了海康威視、新華三、中控科技等一大批在國際市場上占有一席之地的科技企業。

眼下,以新產業、新業態、新模式為特征的“三新”經濟對浙江GDP增長的貢獻率接近四成。


1-7.png

將煙蒂隨便朝河里一扔,竟然能起火——能想象嗎?

這是21世紀初的長興,蓄電池企業年排放的鉛污染物多達10余噸。

今天,再訪長興,這個千億級工業強縣已然找到了一條生態和經濟相得益彰的綠色發展之路。神奇的蛻變正是源于“騰籠換鳥”——2005年開始,長興對包括蓄電池在內的傳統產業集中整治。以蓄電池產業為例,2005年整治后保留的61家鉛蓄電池企業通過兼并、重組減少了一半,并全部集中到園區發展。

1-8.png

1-9.png

時光回溯到十多年前,浙江有500多個年產值超億元的塊狀經濟,涉及175個行業、24萬家企業。當時的省發改委副主任劉亭認為,塊狀經濟的野蠻生長,對環境的挑戰也一度到了令人無法直視的地步:水臟了,山禿了……

“高排放和高污染是浙江經濟發展中的尷尬現象”——《“騰籠換鳥”促發展》一文中這些論述,針對的正是當年浙江面臨的現實難題。

時隔10多年,省經信廳副廳長凌云還記得當年張燕、王瀛波、管哲暉3名記者采訪自己的場景。文章見報后,凌云讀罷深感“說得透徹”,向許多人推薦此文。“一定要讓各級領導干部真正明白省委的戰略意圖,工作才能真正推動下去。”而后,浙江出臺了一系列政策舉措,一手加快先進制造業基地建設,一手淘汰落后產能。

過了一山再登一峰,跨過一溝再越一壑。10多年來,持續推進的“騰籠換鳥”有力重塑浙江的產業結構,塊狀經濟加速邁向現代產業集群。在樂清,“騰籠換鳥”的持續推進令低壓電器產業爆發出了前所未有的活力,正泰、德力西等躋身中國企業500強。一個現代化的電氣產業集群在樂清崛起。

1-10.png

1-11.png

“騰籠換鳥”使浙江經濟完成了從貼牌生產向設計創新這個產業鏈高端的攀升。的確,“俊鳥”翔集已成為浙江經濟的新常態:海康威視、吉利控股、阿里巴巴……哪個不在業界舉足輕重?

1-12.png


1-13.png

浙江是一個資源小省,只有10萬多平方公里的陸域面積。在這樣的空間里,無論如何騰挪,都不能說寬裕。如何從根本上有效解決發展中的資源要素瓶頸問題,在新一輪國際產業分工中占據主動?

“跳出浙江發展浙江”,這也是“騰籠換鳥”的應有之義。近年來,無數浙商靠韌勁與頑強,撐起了交相輝映的“三個浙江”——本土浙江、省外浙江、海外浙江,這也是浙江實踐“騰籠換鳥”的一個創舉。

翻閱當年的《浙江日報》,可以發現,中部崛起,東北振興,西部開發,都不難看到浙江投資者的身影。近些年來,浙商更是馳騁于國際并購的大舞臺。

《“騰籠換鳥”促發展》專門用一個部分來闡述“‘騰籠換鳥’要有全球眼光”的觀點。反復閱讀當年的報道,我們被文中那股豪氣打動:“我們的企業要有進入世界500強的目標和勇氣,努力爭創國際品牌,不斷增強國際競爭力。”這是2005年——距離浙江企業入圍世界500強“零的紀錄”的打破還有6年。

“騰籠換鳥”,加速了浙江經濟深度融入全球的步伐,浙商跨國并購就是一段段生動的注腳:買“龍頭”、買技術、買資源、買市場。吉利收購沃爾沃、龍盛買下德司達、萬豐兼并邁瑞丁及鉆石飛機……

山區小縣新昌,因跨國并購與全球產業鏈同頻共振。最近,浙江(新昌)境外并購產業合作園獲批,這里將成為集生產研發、新型服務、生態居住、企業總部等功能于一體的境外并購產業合作園,吸引跨國并購企業回歸發展。

從新昌看到浙江。中國與世界,浙江與全球,經濟聯系水乳交融、難分彼此。

浙江經濟將往何處去?步入新世紀,曾有有識之士發出這樣的疑問。今日回首,可謂峰回路轉,柳暗花明。浙江從單一的“兩頭在外”,已逐步轉向全球化全要素資源配置。

1-14.png

1-15.png

1-16.png

1-17.png

1-18.png

1-19.png

1-20.png

1-21.png